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房地产法律评论

王秋瑞律师,021-2051 1038

 
 
 

日志

 
 
关于我

作为某跨国房地产集团资深顾问律师,主办了数百件土地一级出让和房地产收购、兼并项目,同时,还在公司法、基金、信托等领域为众多企业提供了长期优质的法律服务。 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上海浦东新区银城中路501号上海中心大厦11、12楼, 021-20511038, 13585781099, Steven.wang@allbrightlaw.com

网易考拉推荐
 
 

警惕“劳动教养”各种“借尸还魂”  

2013-11-18 17:05:19|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废止劳动教养制度。这是一种法治进步,但进步不大,且随时可能出现各种“借尸还魂”。

 

废止劳动教养的呼声一直未断,且近年来呼声日渐高涨。究其原因,并不仅是该制度法律依据不足,而主要是其适用面太广、惩罚性太强、被滥用可能性太大。

 

一直以来,劳动教养权由公安掌握,其惩治对象,从最初“游手好闲”、“违反法纪”、“不务正业”等几类人员,不断扩大到卖淫嫖娼、赌博,甚至“闹访”人员;其惩罚期限最高可达4年,之后虽缩短为2年,但依然偏长;其程序是由公安部门直接决定,不进入检察、审判程序,几乎不存在救济机会,之后虽增加了“聆询”程序,但从实际效果来看,救济途径仍明显不足。就实际案例来说,仅近年就连续出现了“任建宇案”、“唐慧案”等多起明显错案,凸现出劳教制度的随意性。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废止劳动教养制度。理论上说,对于此前可能会按劳教处理的人员,今后会赋予其上诉和获得辩护的权利。多了程序上的保护,客观地说,这是一种法治进步。但是,劳动教养或许只是在形式上发生变化,其存在的土壤并没有消失,通过各种形式、各种途径“借尸还魂”,也未可知。

 

首先,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表明,在劳动教养制度被废止的同时,将“完善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和矫正法律,健全社区矫正制度”。实际上,“完善法律”的工作早已开始,最典型的便是201396日出台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其第5条将一些网络行为,纳入“寻衅滋事罪”治理范围。此前网络发贴行为,可能面临的是“任建宇案”中那样随意的劳动教养,劳动教养制度废除以后,同样的行为所要面临的,便可能会是会是比“张家川少年案”中的行政拘留重得多的“寻衅滋事”刑罚。此外,“非法经营罪”、“损害商业信誉罪”等罪名,也有逐渐扩大使用的趋势。

 

其次,新修订的《民事诉讼法》中,劳动教养字样均已被删除。例如第82条,原条文中“受送达人是被劳动教养的,通过其所在劳动教养单位转交”,已修改为,“受送达人被采取强制性教育措施的,通过其所在强制性教育机构转交”。这已经以立法形式,预示了劳动教养制度将被废除,和强制教育制度即将设立。但是,如何强制?以何教育?目前没有任何文件予以说明,这便为未来的“强制性教育”立法,预留了相当大的想象空间。毕竟,劳动教养制度设立之初,也是以“教育”之名出现。

 

再次,劳动教养之所以越来越成为一个问题,最主要是因为公安权力的一家独大。劳动教养在制度设计上,表面是由公安机关与其他机关共同决定,但就现实中的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的人员配置来看,实际是由公安机关单独决定。在缺乏检察监督和司法监督的情况下,重庆打黑期间出现 “任建宇”、“黄成城”等劳教错案,便不足为奇。但是,仅仅废止劳动教养,并不能改变公安权力偏大、检察院法律监督不足和法院审判易受干扰的现实。如果司法权力的分布无法得到合理调整,若公安机关将原由劳动教养解决的人员,转到司法程序之中,恐怕仍然难以杜绝错捕错抓的可能。进而,公民权利仍将面临公安行政权力的较大限制。

 

(王秋瑞 上海律师)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